看护日记

看护日记

这两天在医院照顾化疗的姨妈,隔壁床的南通老太太很刁钻,她总是笑眯眯的,像只狐狸,脸色很惨白。开始没觉得啥,还觉得她挺健谈也蛮友善,后来就不对头了!

先是上厕所后,出来说小姑娘啊,这香皂洗完衣服怎么不放回原处啊?怎么能放马桶上呢?我有些尴尬,本是洗完衣服后忘记了,连忙跑去把香皂放回原处,又听见她在外面喊把那上面水也要擦干净诺行!

然后是吃午饭时小姑娘啊,这电视柜上都是粥渍呀,哦呦怎么不擦擦干净?我满脸黑线,刚想说姨妈还没吃完,吃完我会我会一起擦的,然后姨妈就给我使了个颜色,我只得去拿抹布把它擦干净。

这种程度也不算什么,但到后来她就直接使唤我了!南通老太太一个人来化疗,儿女轮流每天来送一次饭,其余都她自己解决,于是,我就成了她的小保姆!

打粥的时候,姨妈把盆儿找出来递给我,

侄女儿快去外面打碗粥

好嘞

小姑娘啊,帮我也去打一碗

吃完饭,姨妈把碗筷收拾收拾,我赶紧撸起袖子准备端出去洗去,然后就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唤小姑娘,帮我也洗洗碗呗

诸如此类,小姑娘帮我把铺调高点小姑娘哎,帮我切个苹果小姑娘!快把轮椅推过来

反正就是我姨妈都没她这么多要求,我到底来照顾谁的啊?

后来第三张床也来了个老太太,海门人,进来时看着很精神,个子高,还烫着小卷发,完全看不出已经得病一年了。南通老太太跟姨妈还挺聊得来,但海门老太太来了,她明显不太友善了,十分戒备的跟她拉家常,海门老太太买饭去时,她悄声儿对姨妈吐槽这女人,没真话,不行我听着不禁无语,阿姨您刚才也没露两句话真底好不啦从此南通老太太坚定地把姨妈拖到她这一战线同仇敌忾。

海门老太太也是一个人来化疗,带了些衣物和水果,还有就是一本厚厚的圣经,她号称信基督教的,觉得信耶稣她的病才渐渐变好,每天中午午睡醒后,就坐在阳台读半个小时的圣经,甚至还唱了起来,于是南通老太太愈加不喜她了,嘀咕她是个嚼蛆鬼,扰她睡眠。海门老太太看上去浑然不觉,喜洋洋地跟她聊天,南通老太太则是连八卦的心情也没有了,对她爱搭不理。

相处时间久了点后,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三个女人里,本是姨妈最小,海门老太太最大,但姨妈正处化疗期,头发已经全部脱光,整个人不太精神,南通老太太能做事但懒得动,加上脸色惨白所以也不太精神,反而是最大的海门老太太最精神,烫着一头乌黑的小卷毛,戴着金灿灿的耳环,还挺洋气。

其实我很同情她们,就算南通老太太一直使唤我,我也并没有不耐烦。她们三个人,都爱聊自己的儿女和孙子孙女,也都露着自豪,但无奈俗世杂事烦冗,儿女都各种忙,没有办法呆在她们身边寸步不离,所以,她们的谈话背后,也有落寞吧!我们年轻人忍受不了孤单,小女生上个厕所都需要朋友陪着,哪有有谁愿意孤身一人去医院面对生死呢。

三个老太太是同样的癌症,癌症这个词听着也怕,她们却无声承受这份痛,不知道生命会哪天戛然而止,有谁能感同身受呢?

几天的看护令我感悟很深,医院天天分发关于防癌治癌的杂志,我也知道不能够再乱吃不健康的东西了,身体真的太重要了。还有就是珍惜身边的人吧,体谅那些已经承受苦痛的人,多一些包容,更要爱亲人,毕竟,爱是互相的。

我的姨妈就像我妈一样爱护我,我真心爱她,真心希望她早日康复,也相信所有癌症病人都有战胜病魔的那一天!

家庭用血糖仪什么牌子好
三诺血糖仪和罗氏血糖仪哪个好
什么牌子的血糖仪比较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