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人物神瑛侍者

《红楼梦》中的人物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则分身为十二钗,以正十二钗为主,以副、又副十二钗为次。十二支所寓意的时间,包括月份和生肖。这里的时间应该与这个人物神瑛侍者相关联,也就是说,时间表示的就是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
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中,通过贾宝玉翻阅“薄命司”里的十二钗卷册,判词及画册分别写到了又副册中的晴雯和袭人,副册中的香菱,正册的十二个女子。她们是:薛宝钗、林黛玉、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李纨、巧姐儿、秦可卿。正册中的十二个女子是神瑛侍者的主要“分身”幻化的人物,但是,从这里我们无法了解与神瑛侍者之间的关系,更无法明白与表现神瑛侍者的“时间”的关系。那么,它们之间的关系究竟表现在哪里呢?
在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中,在大观园里,众姐妹们办起了诗社,作起诗来。这里大家写了《菊花诗》,共有十二首。仔细想想,这首《菊花诗》为什么恰好就是十二首呢?这与十二钗有没有什么关联呢?《菊花诗》的题目按顺序排列出来为:《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残菊》我们试着将这十二首菊花诗与正十二钗的人物联系起来,就得到了如下的一个对应关系:秦可卿《忆菊》、王熙凤《访菊》、贾元春《种菊》、薛宝钗《对菊》、林黛玉《供菊》、史湘云《咏菊》、李纨《画菊》、妙玉《问菊》、贾迎春《簪菊》、贾探春《菊影》、贾惜春《菊梦》、巧姐儿《残菊》。那么《忆菊》为什么会对应秦可卿呢?秦可卿的判词中的最后一句:“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其中的“黄花病”指的就是秦可卿之病。正十二钗中,秦可卿在第五回出场,到第十三回就死了。所以,“忆”字形容秦可卿较为恰当。
当秦可卿在病中之时,凤姐与她的关系最为亲密,文中写到凤姐常去宁府看望问候。比较详细的描写是第十一回,贾敬的寿辰,凤姐和宝玉到秦可卿房里探望、安慰。因此,“访”指的就是凤姐探望秦可卿之意。《种菊》对应贾元春是因为,秦可卿死后不久,贾元春就“才选凤藻宫”,封为贵妃。接着就是为了贾妃“归省庆元宵”,贾府特意修造了省亲别墅,也就是改名的大观园。大观园后来成为十二钗的居处。把《菊花诗》与正十二钗做一一的对应,的确给人一种牵强附会的嫌疑。因为从这十二首诗句中,很难非常清晰的与这十二个人物对应起来,反而是有些模糊和莫凌两可的表现。比如,《对菊》和《供菊》就很难分清楚,似乎两首诗都是在表现薛林二人。《画菊》对应惜春,是因为惜春擅画,并且贾母命她画大观园的园子图。《问菊》对应妙玉,因为判词里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句,其中“孤标傲世”是符合妙玉的身份。后面的四首《簪菊》、《菊影》、《菊梦》和《残菊》分别是探春、李纨、迎春和巧姐儿。如果要知道这样的对应关系到底对不对,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这首《菊花诗》。在第三十七回“蘅芜苑夜拟菊花诗”中,晚间,湘云和宝钗商量着,第二天大家要做的菊花诗的题目。文中写到宝钗有这样一段话:宝钗道“起手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馀,故折来供瓶为玩,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以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问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是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首续在第十、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三秋的好景妙事都有了。”这段话写的是论菊花诗的题目,从《忆菊》到最末的《残菊》是一条关于菊花的生长线。实际上,这里面隐含着一条小说叙述的结构线。怎么来理解呢?我们再回到“红楼梦十二支”的曲文。在上一篇文中,我们提到一个问题:第五回中贾宝玉看到的《红楼梦》的原稿,总共有十四支曲文。小说中既然写的是“《红楼梦》的原稿”,那么为什么又要称之为“红楼梦十二支”呢?明明小说写的原稿是十四支曲子,作者却说是“红楼梦十二支”,看起来似乎这两者是矛盾的。第一支的“红楼梦引子”和最后的第十四支的“收尾”可以看成是“序”和“尾”,中间的内容正是十二支。我们再把上面对应《菊花诗》的十二钗与这个图示结合起来,就可以得到这样的一个完整的图示。
我们把整个《红楼梦》视为一场戏剧的话,第一支对应的秦可卿,“红楼梦引子”就是这场戏的“序幕”;第十四支对应的巧姐儿——“收尾”就是这场戏的“落幕”;中间的“红楼梦十二支”——就是这场戏的正幕。这样十四支和十二支就不是相互矛盾的,而是有各自不同的含义:十二支指的是正十二钗的十二个人物;十四支指的是小说的叙述结构。我们再来看十二支所寓意的“时间”,即如何表现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上面引述的薛宝钗论《菊花诗》题目的这段话中,我们注意最后一句话:“三秋的好景妙事都有了。”这里的“三秋”指的是什么呢?“三秋”是隐含之意!那么隐含的又有什么呢?
在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中,中秋节到了,甄士隐怕贾雨村在节日里,一个人寄宿葫芦庙寂寞,于是邀请他到书房喝酒聊天。贾雨村趁着酒兴,随口念作了一首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盘。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甲戌本的脂批有这样的批语:【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这里就把“三秋”和“三春”相互联系了起来。“三秋”是隐意,隐含的正是“三春”。“三春”即是表现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那么,神瑛侍者与“三春”之间又如何来理解呢?通常人们在解释“三春”的这个时间概念,均是指三个春天的意思。但是,我却不是这样认为。这里的“三春”应该与人物相联系来理解。我认为,“三春”是指一个人一生当中的“三春”。我们经常会用“三起三落”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非常曲折、坎坷的命运。如果把“三春”也视为是人的“三起三落”的话,“三春”中的“三”就是这个意义。“春”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表现为人就是“春风得意”的意义。换句话说,“三春”即是一个人的命运之中的三个转折点。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三春”的含义是指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一生中,三个关乎命运的转折点!“三春”具体指的是什么呢?或者说,神瑛侍者的这三个命运的转折点,在小说文本中又是如何来体现的?王熙凤的判词是这样写道: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衰。判词中的“一从二令三人木”就是“三春”的具体表现。其中数字表示的是次序,即神瑛侍者命运的三次转折。第一次是“从”,第二次是“令”,第三次是“人木”。“人木”用的是拆字法,即“休”字。综上所述,我们总结归纳一下:金陵十二钗中的人物就是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的“分身”幻化;《红楼梦》的结构隐含着“序幕”——“正幕”——“落幕”三个部分,又分别隐含和对应正十二钗的十二个人物;“三春”隐含着神瑛侍者一生中的三次转折,具体表现为“一从二令三人木”。
我们要解读出神瑛侍者,这个隐藏在“真事”中的真实人物是谁,必须先要解读出这个人物在小说文本中的“分身”,也就是金陵十二钗。这样才能真正揭示出真实的神瑛侍者。
《红楼梦》这部小说还有其他几个书名:《石头记》(全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风月宝鉴》、《情僧录》、《红楼梦十二支》以及《金陵十二钗》。后两个书名除了在小说开卷的凡例中提到而外,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至“太虚幻境”,在警幻仙姑的引领下来到“薄命司”的房内,翻阅了“金陵十二钗”的卷册后,又跟着警幻仙姑到后房里,听了 们演奏的“红楼梦十二支”曲子。这就是两个书名的点睛处。
两个书名中都有数字十二,即十二钗和十二支。通常,人们都是把这红楼梦的曲文内容,与卷册的正十二钗中十二个女子相对应。但是,仔细阅读后会发现,第五回中贾宝玉看到的《红楼梦》的原稿,总共有十四支曲文。小说中既然写的是“《红楼梦》的原稿”,那么为什么又要称之为“红楼梦十二支”呢?这个十二支与十二钗之间到底又有什么联系呢?这就是在这篇文字中要回答的问题。
首先从“红楼梦十二支”所隐含的真正寓意谈起在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甲戌本的脂批里有一段话,即是从侧面阐述了十二支所寓的含义,脂批原文如下: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矦候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如果仅仅从这条脂批的内容来看,很容易让人是一头雾水,不知所谓究竟是何意。这就需要对脂批的内容做一个简单的整理概括,现在用图表的方式,把脂批的内容分为“编号”、“原文”、“引申”、“十二支”和“生肖”五个类别,需要与小说文本的内容联系起来。我们再摘录第十四回中的一段文字: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矦晓鸣之孙,世袭一等子矦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刘家与宁荣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我们把这所谓的八公中,前五位国公的名字单独列出来:镇国公——牛清理国公——柳彪齐国公——陈翼、治国公——马魁修国公——矦晓鸣,再把这国公的名字与上面的图表对照起来,就会发现这五位国公的名字就是脂批“原文”类的内容。小说为其避免单调死板,于是在写到缮国公时,故意文势一变,借以“诰命亡故,不曾来得”,不说缮国公的名字,而是说其孙在家守孝。用“守孝”二字来暗示“其祖”之意,再引申为“守业”,又用“守业”的谐音“守夜”,再引申为“犬”字。
我们要问的是:作者为什么要做如此苦心的隐文呢?脂批里又为什么要说“此所谓十二支寓焉”呢?我们先来解释“十二支”。十二支又称为十二地支,它包括: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除了地支还有天干,它包括:甲、乙、丙、丁、己、庚、辛、壬、癸,也称之为十干。天干地支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古时人们计时的方法。总而言之,指的就是时间。
引述的脂批中,就包含有两类:十二支和生肖。十二这个数字分别对应十二支的内容和十二生肖的内容,再进一步讲,十二支对应的是一年十二个月份,十二生肖对应的是年份。月份和年份都指向的是时间概念。小说文本中把这十二支和生肖寓意的时间概念,隐藏于国公的姓名之中,其真正的意图是让人们把十二支的寓意指向人的姓名。或者说是指向人物。同时,十二生肖也暗示着人的属相之含义。
于是,我们现在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脂批说的“此所谓十二支寓焉”的真正含义包括两个方面:“人物”和“时间”。这就是十二支的真正寓意!这里的“人物”当然不是小说文本中的国公及国公的孙子。那么这里的“人物”应该指的是谁?以及这里的“时间”又该如何解释呢?
首先说这里指的人物就是“神瑛侍者”。在第十二回“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中,贾瑞病中,跛足道人送来一面风月鉴,嘱咐他只能照镜子的反面,千万不要照正面。刚开始,贾瑞遵照那道人的话,拿起风月鉴向反面一照,看到镜子里竟然是一个骷髅,吓了一大跳。文中是这样写道: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账,如何唬我!脂批是这样写道:所谓“好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掩面人”是也。作者好苦心思。风月鉴具有有正反两面的寓意,即正面为“假话”,反面为“真事”。如果把脂批引用的这首唐寅的诗联,与风月鉴的正反做一个对照,可以做如下的排列:“好知青冢骷髅骨”——风月鉴的反面——“真事”——隐藏的“真事”中的人物。“就是红楼掩面人”——风月鉴的正面——“假话”——小说文本中的幻化的人物。
贾瑞从镜子的反面中看到的“骷髅骨”,即是隐藏的“真事”中的人物。其中的“青冢”和“骷髅骨”是暗示,这个隐藏的真实人物已经成了逝者,因此才有“怀金悼玉”之说。“怀”即怀念、相思之意;“悼”则是悼念之意。而贾瑞在镜子的正面里看到凤姐向他招手,这里就不能仅仅把凤姐等同于隐藏的那个真实人物。而对应的是“红楼掩面人”,即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的幻化人物。
十二支寓意里的神瑛侍者,即是风月鉴反面中的“骷髅骨”;也是风月鉴正面的“红楼掩面人”。从“红楼掩面人”的字义上可以看出,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的幻化的人物形象,作者仍然用的是隐藏的方式。那么我们就要找出小说文本里,究竟是谁才是神瑛侍者的幻化身份。从而我们才能根据幻化的人物身份,来揭示出神瑛侍者在“真事”中的真实身份!
在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宝玉给黛玉讲了一个小耗子偷香芋的故事。阅读《红楼梦》时,我们通常都是把这一段描写,只是当作是一个笑话而已,也就往往会忽略其中在整个小说中的意义。小说中小耗子这样说道:小耗道:“我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一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却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注意“分身法”这个词。这是“幻笔”的表现手法。“看不出”和“听不见”就是为了隐藏真实的身份。同样,作者为了隐藏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的身份,也是使用“分身法”的幻笔来表现的。“分身法”的含义,可以这样来理解:即把一个真实人物,通过“幻笔”的方法在小说文本中,幻化为众多的虚拟人物。既然有“分身法”,一定会有相反的“合身法”与之对应。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身份是贾宝玉,使用的就是“合身法”。也就是说,几个真实的人物同时表现在贾宝玉这个虚拟人物之中。其目的都是为了隐藏他们真实的身份。那么,神瑛侍者又“分身”为小说文本中的谁呢?这就要与“金陵十二钗”相联系起来了。
《红楼梦》开篇就写到女娲炼石补天,多炼了一块没有用,便丢弃在青埂峰下。文中是这样描写这块石头:当年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甲戌本的脂批在“高经十二丈”和“方经二十四丈”两处分别写道:“总应十二钗”和“照应副十二钗”。这里把“石头”与“十二钗”相连接起来。那么这两者又有什么关联呢?
《红楼梦》在开篇就讲了这部《石头记》的来历:这块石头被女娲丢弃在青埂峰下,又被那和尚幻化成为一块美玉,携带了它来到人世,经历过一番悲欢离合、世态炎凉之后,再次回到青埂峰下。这石头上就布满了字迹。这块石头即是作者的一个幻化形象,自称为“蠢物”。而这石头上的文字就是作者写的一部血泪之书。

共 590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对《红楼梦》鞭辟入里的赏析,对著作当中的主要人物神瑛侍者以及金陵十二钗的生平剖析得相当深刻,对故事中的人物原形有着深刻的了解,很独到。从《红楼梦》中的来篇由来说明,以及后面章节对神瑛侍者和金陵十二钗的描述,都能够清晰地知道神瑛侍者与金陵十二钗直接的微妙关系。从行文当中可以看出,笔者对《红楼梦》中的人物相当清晰,行笔有条不紊,对阐述的观点有据可查,对文章当中提出的一些看法独树一帜,通过阅读,能够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其中的人物关系,直接或间接,很是微妙。《红楼梦》在开篇就讲了这部《石头记》的来历:这块石头被女娲丢弃在青埂峰下,又被那和尚幻化成为一块美玉,携带了它来到人世,经历过一番悲欢离合、世态炎凉之后,再次回到青埂峰下。这石头上就布满了字迹。神瑛侍者与金陵十二钗的故事,本就一体,红尘游历。对《红楼梦》中的故事情节及其人物了解很熟悉,见解独到。欣赏佳作,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墨竹抚寒】
4 楼 文友: 2016-01-25 18:00:00 感谢赐稿流云,祝创作愉快!辛苦了! 读书写文,乃雅兴欣赏,沉其内,即使百年也不孤独!
5 楼 文友: 2016-01-25 21:14:05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流云,祝创作愉快!期待更多佳作!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小儿咳嗽为什么要排痰
桂林治疗癫痫病方法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肠胃痛